• 正在播放:噜噜色影院

    剧情介绍

    焰霄神君点点头,一昧的细看着桌上的琴,只见他闭上眼微皱眉,用手敲着脑袋,像是绞尽脑汁一般吟了首诗出来:“寒英不解语,花落不入尘。断情起笙歌,浴火凰栖归。”

    他极为费力的将这首诗背了出来,随后指着这琴说:“这琴名原就叫化雪。”

    我有些疑惑的笑着问他:“你怎么知道的?”

    焰霄神君挺直了身板,摆出一幅长辈的得意样来道:“你娘亲口说的。”我好奇的看着他问:“你认识我娘?”

    “嗯,那可不是。”焰霄神君正襟危坐,睁大了眼睛扬着语调,跟那拉人听他讲故事的说书人一样问我:“怎么样,想不想听?”

    我不想遂了他的意故而摇摇头。

    焰霄神君咳了一声像是没有看见我摇头一样扯着嗓子说了起来:“我认识你娘那会儿还没你呢,凡是这六界中人,见了都得叫她一声尊女,尊女弹得一手好琴,试问这六界之中谁不想有幸能听上这么一曲?可巧,本君就是这幸运中的幸运,一日路过洛神山时正巧听到这缭缭琴音,其音绵绝入耳,闻之犹破镜入升之感…”

    我见他越说越陶醉便打断了他道:“所以我娘告诉你这琴叫化雪?”

    焰霄神君被我打断,不悦的嘁了一声,往后靠在椅子上端起茶杯悠悠道:“对,而且刚才那首诗也是你娘教的。”他说完还小声嘀咕了一句:“尊女这么温婉柔和的人,怎么有个不解风情的女儿。”

    我没理会他,独自将那琴抱在怀里轻轻抚摸了一番,抬眸看向他说:“现在,你该说说离烨从你身上拿到了什么吧。”

    焰霄神君闻言把送到嘴边的茶杯又放了下来,放到一半又端了回去喝了一口笑道:“他呢,不过是从我这里拿到了一点点对他而言有用的小秘密。”

    “什么秘密?”

    “这个嘛…”焰霄神君坐好,双手抓着自己的一脚,把最后一个嘛字尾音拉的极长后才悠悠道:“离烨太子向我打听了有关于…神农鼎的事。”

    我想了想问:“离烨生病了?”

    焰霄神君坐好笑笑:“这我就不知道了。”

    “可这跟这琴有什么关系?”我挑眉问他,总觉得焰霄神君说的并非是实话。他忙解释道:“这不过是个用来逼迫我的把柄而已,五公主不会连这都不懂吧。”

    我半眯着眼将怀疑的将他上下打量了一遍问:“真的?”

    “真的真的。”焰霄神君忙坐好了身子点点头。我看他一眼,将琴收好起身道:“你也观摩够了,请回吧。”焰霄神君站起身来还想再看两眼,我回头看了他一下,他别过头去一甩袖嘀咕了句:“小气。”,随后又阔步推门离去了。

    神仙的日子是过的极快的,院子里的桃花被我施了法术,一月一谢,我见它们谢了又开开了有些,陡然间还生出几分伤感之意来。

    我想相信离烨,但是明摆着的事实却让我无法接受。无法完全放开,也无法完全接受,便像一根细细的绳子将自己吊在空中,心头难受的紧,只能选择逃避。

    有人轻轻将披风放在我身上,我这才发现叶离尘不知什么时候进来了,桌上还放着一叠我爱吃的牛肉糕,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凉了,也不知道叶离尘进来了多久。

    我回头看着他笑笑,将披风取下放到一边轻声说:“我不畏寒。”

    叶离尘皱着眉头看着我,他在我身后站立了片刻后,端起桌上的那碟牛肉糕,推门出去,沉声说了句:“我去给你热热。”

    他明明端的是碟牛肉糕,却走出了持剑打架的气势。

    碎碧近日也都没有提起离烨,没听说三哥去找离烨麻烦,想来碎碧此次也当真没有给三哥说。

    三哥不去找离烨麻烦,但可是去找了梵天宫麻烦,每十日都要去一趟,最后让秃头罗汉给亲自请了回来,还特意去请了父皇,希望他能管管三哥。

    可三哥这么做明明就是父皇在背后推波助澜的,哪儿还会管呢,只面上答应的好好的,下来说都不说三哥一句,我看那秃头罗汉每次往龙宫跑都是愁眉苦脸的,倒还觉得有些不好意思。

    后来我见叶离尘极有潜力,想替他请个师父,可他硬是不从,说只有我才有资格当他的师父,我心里只认云奕这一个徒弟,也就放任他不管任由他自个儿摸索。

    一日我正在院子里浇灌桃花,见着碎碧一脸偷笑的猫着腰从外面跑了进来,我看她一副做了贼的样子,便将她喊过来询问。

    她起先还不肯说,我无奈只得喊了句:“阿尘。”

    几乎是音落的一瞬间,叶离尘瞬时就出现在了我身边,这些天他硬是将速度练到了同境的极致。我平时心软对付不了碎碧,可叶离尘不一样,对谁都喜欢拔剑。

    “怎么了?”叶离尘看向我问到,我一叉腰指着碎碧笑道:“她做坏事了。”我说完碎碧看了眼叶离尘,忙举起手认错:“我错了我说我说。”

    碎碧对叶离尘做了个鬼脸,小声道:“迟早把你赶出去。”她说完哼了一声,跑到我耳边来悄声道:“今天我碰见了暮姬身边的那个贴身仙娥,叫绿染那个,我假装说漏嘴把灵玉怀孕的事告诉她了。”

    碎碧说完还一脸小得意的看着我眨了眨眼,我看着她一时不知该说什么好。

    听离恨天上的意思就是,灵玉怀孕这件事不可太过张扬,凌姨宽慰我说,灵玉的位分永远是比我低的,就算有没有孩子都一样。

    可我在意的根本就不是这个位分的问题。

    在神界中,娶妾室这种事情本就少见,何况成个妾室,面上有个说法,背地里还不是招人耻笑。就像父皇那侧室,不是谁都有她那样的心机,化作我母亲的模样爬醉酒后父皇的床,用这种手段来博取一个妾室的名分。

    她同母亲争的方法虽多,可生下来的孩子还不都是由母亲来养。后来她百般哀求,母亲心软才将大哥交给了她,可她竟教唆大哥起争帝之心,暗中对三哥动手,本来差点就要成功,但大哥当时也还小,念及兄弟情分没有下去手,后来父皇得知,一气之下将她流放蛮荒之地,永不准踏入龙宫半步。

    我在意的,只是离烨的心里到底是谁。

    “我不是说过,不能把这件事说出去吗?要是暮姬闹到了离恨天,我看你怎么收场。”我有些凶着碎碧,谁知碎碧却一点也不怕,反而长长的叹了一口气,语重心长的教育起我来:“我的好公主啊,你一天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,什么都不知道,有关于灵玉的流言碎语在离恨天一众小宫娥私下都传开了。”

    我有些好奇,这事儿本来知道的人也不多,离恨天上的人有几个胆子敢忤逆火神尊?

    “是谁传的?”

    碎碧常长长的叹了口气,一撩裙摆在在一边的石凳上坐下,半撑着脑袋看着我说:“我悄悄去应星司问过了,是灵玉身边的一个侍女传出来的,听说被关进火神狱第二天就死了。这到底是她自己一不小心说漏了嘴,还是有人教唆她这么干的,就不得而知了。”碎碧说到最后还故作百思不得其解般的摇了摇头。

    我知道她弦外之音指的谁。

    “我刚才回来的时候听说暮姬公主往离恨天上去了,公主,我们要不去看看?”碎碧一脸期待的望着我,我将手上的葫芦瓢顺手扔到了树下,拍拍手在一边坐下道:“离恨天的事,谁爱管谁管吧。”

    碎碧趴在桌子上往前倾了半个身子,好奇的打量着我说:“公主真的一点也不想管?”

    猜你喜欢

    49940

    缀丽影视-推荐2010好看的噜噜色影院大全

    首页

    国产剧

    韩国剧

    日本剧

    欧美剧

    百度